BB’s Blog:本博近期关注 中国移动、电影、电视、手机软件.
死党,我所表达的最终含义

  我是个记忆单薄的人,在拥有blog之前我基本没写过任何关于心情的东西。也许这对于男生都是正常现象。但偏偏我有是个喜欢怀旧的人:会听写老掉牙的歌,会将旧书旧数码用盒子装起。也许这就是矛盾的水瓶。

  台风来了,马上就走了,再过几天就是steed的生日,我正躺着琢磨着该送他什么才好,老妈进来问,她手上的照片是不是要用镜框装起,我看了下,是和阿卡、英语老师的合照,我真要看了说“不用了,随便找个相册放进去”,停留在这一刻,我在瞬间想起些人。

  正巧smile在QQ和她谈起阿卡,那就先谈他吧:阿卡穿的很入时,他永远处于新鲜多变之中,产生与生俱来来的和谐美,高高的、长的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娃娃脸,水一样干净而澄明的眼神,嘴角不散的笑,两个字——帅气。他是高二从五中转到一中,我习惯叫他“卡卡”或者“阿卡”,我觉得这样称呼更随和、更亲切。

  我喜欢和chenyi在一起,他是个知识广博的人。他知道毕加索、梵高、清楚萨拉热窝事件。他将的哲学似是而非却让人信服。初中的时候我对他佩服的无底投地,现在还是。什么叫人才,这就是人才;什么叫差别这就是差别;什么叫层次,这就叫层次。

  我的大学朋友中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也许在大学这种氛围下和女生大多只有爱情,难有友情吧,说起女生,chenyi对爱情比较就比叫淡薄了,不过他现在拥有份值得相守的爱情,阿卡刚分手,我还是老样的混。

  大一校园里“三点一线”的学习生活。使我终日无所事事,网络使我们平静象水的生活有了一丝涟猗,于是认识了些朋友。因为认识太多了,这里无法一一介绍,就介绍女生吧。

  大学的爱情是寻常的,想深秋的叶子,随处可见,只要你愿意,可以随手采一片;看惯了操场、草坪上的痴男怨女,我不再为别人的勾肩搭背脸红心跳,那年,我十八岁。

  最早认识的应该是smile,只是我大一没和她聊过,网络上要是对方永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么就不会有恩怨,只会有微笑了。她是蓝色的,就象blog旁边那种淡淡的蓝,最近很幸福的过着她的生活,可爱的孩子,喜欢做梦的孩子。

  还有julia她是个典型的好女孩,温柔体贴,属于我非常欣赏的那种粉红色女生。现在有qh的照顾祝他们能走到白头 Smile

  收笔到此。

本文信息

» 跟踪本文: 手机WAP
» 发表日期:2005年10月22日10:53 PM
» 分类: 随笔 Diary
» 作者:bb
» 本文链接:http://bblog.biz/journal/_diary/post_63.htmlEDIT
» 本文引用地址:本文不允许引用
» 本站留言支持:html标签、coCommentgravatar
» 书签:Add to 365KeyAdd to del.icio.us百度搜藏Add to Yahoo
» 现有评论:-、现有引用:-
» 评论审核:直接点击“我要回复”评论文章,需要管理员验证后才能显示,感谢你的回复.

评论(-)

本文不允许评论

引用(-)

本文不允许引用

我要回复

昵称:   记住我的用户信息:
邮件:   Subscribe to This Entry:
主页: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Short Cuts
Search my Blog
Subscribe This Entry
  •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rchives
Vote
评价本文:
Category Entries